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香港开码现场直播号码 >

异地特别自首的认定应当明确

发布日期:2019-09-10 18:05   来源:未知   阅读:

  “特别自首”又称“准自首”,我国《刑法》第六十七条对此进行了规定:“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与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称《解释》)第二条,对特别自首有进一步的解释:“根据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已宣判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尚未掌握的罪行,与司法机关已掌握的或者判决确定的罪行属不同种罪行的,以自首论。”但是,关于异地特别自首的认定问题,刑法及相关司法解释没有明确规定,而且学术界对异地特别自首的讨论也很少,虽然最高人民法院于2010年12月22日印发了《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具体问题的意见》的通知,但其中仍未涉及异地特别自首的认定问题,以致目前各地司法机关在认定特别自首时做法不一。笔者认为,自首属于法定量刑情节,在异地特别自首的认定上没有统一的适用依据,不仅有悖我国法制的统一与尊严,而且不利于司法机关对此类案件的正确处理。下面,笔者根据以下案例,结合办案实践,浅要谈谈对异地特别自首的认识和看法。

  2002年11月23日,四川省甲县张某等人与李某等人发生纠纷,张某用锄头打伤李某头部,李某经抢救无效死亡,案发后张某外逃,被当地公安机关网上通缉。

  2009年5月12日,张某因在深圳市持枪抢劫,被深圳警方刑事拘留,在深圳警方并未掌握其在四川故意伤害罪行的情况下,主动向深圳警方供述了其在四川犯罪的事实。

  1、认定张某自首符合刑法及相关司法解释规定的精神。《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关于如何理解犯罪嫌疑人自动投案的有关问题的答复》规定:“根据《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一款和最高人民法院《解释》第一条的规定,对于犯罪嫌疑人实施犯罪后潜逃至异地,其罪行尚未被司法机关发觉,仅因形迹可疑、被异地司法机关留置盘问、教育后,主动交代自己的罪行的,应当视为自动投案。”在本案中,犯罪嫌疑人张某已经处于司法机关的控制之下,人身自由受到限制,相比“留置盘问、教育”而言,嫌疑人的处境更为不利,如能向异地司法机关供述他们还未掌握的罪行,说明其主观恶性更小,悔罪态度更好,根据《答复》规定的精神以及“存疑有利于被告”的刑事司法原则,应认定张某成立自首。而且,根据《解释》第一条的规定:“……犯罪后逃跑,在被通缉、追捕过程中,主动投案的……应当视为自动投案。”本案中的犯罪嫌疑人便处于被通缉,负案在逃的状态,既然主动投案的,视为自动投案,那么,对于被司法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的张某来说,其在被限制人身自由后,仍有主动悔罪、争取宽大处理的表现,根据《解释》规定的精神,同样应认定张某构成自首。

  2、认定张某自首符合自首制度设立的目的和根据,适应我国宽严相济的刑事司法政策。我国刑法总则规定的自首制度适用于一切犯罪,旨在通过鼓励犯罪人自动投案,一方面有利于案件的即时侦破与审判,另一方面促使犯罪人悔过自新,不再继续作案。张某在被深圳警方刑事拘留后,供述了深圳警方还未掌握的犯罪事实,既加快了侦查机关的办案进程,又节约了司法资源,同时也体现出张某悔过自新,彻底认罪的态度,而这正是我国刑法设立自首制度所要达到的目的和效果。认定张某自首同时是在法律上对其行为的积极肯定和评价,对其从轻处理不仅贯彻了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同时为其他犯罪分子树立导向,引导教育他们主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这有利于司法机关发现案件真实,更好地实现刑法打击犯罪的目的。

  张某因抢劫罪被深圳公安机关刑事拘留后,虽然主动向公安机关供述了其在四川所犯的故意伤害的犯罪事实,但因其故意伤害的犯罪事实已经被四川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并网上追逃,即该犯罪事实已经被司法机关掌握,所以不符合特别自首要求的“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的条件,所以其不构成特别自首。在司法实践中,类似案件不认定自首的意见已经得到认可,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一庭、刑二庭关于执行刑法若干问题的具体意见(三)规定:“如果先行发生的犯罪事实已被犯罪地的司法机关掌握,但因地处偏僻,路途遥远或通讯不便等原因,客观上使羁押地的司法机关在侦查、起诉或审判过程中通常难以发现该先行的犯罪事实的,可以视为‘司法机关尚未掌握’。如果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主动交代的是被其他或异地公安机关通缉的犯罪事实的,一般不属于主动交代‘司法机关尚未掌握’的罪行,不能以自首论。”虽然这仅是浙江一省对待异地特别自首的态度,但也反映了当今司法实务界处理此类问题的趋向。

  1、自首是法定的量刑情节,认定自首必须严格依据法律及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刑法禁止类推解释,不能以法律或司法解释规定的精神任意推导一项法定量刑情节的认定。本案中,认定张某是否构成自首的关键是,张某故意伤害的犯罪事实是否已经被司法机关掌握,根据《现代汉语词典》的解释,“司法机关是指依法行使司法权的国家机关”,笔者认为,自首条款中的司法机关应当做扩大解释,它是一个统一的概念,既包括本地司法机关,也包括异地司法机关,即使以一般的社会观念进行理解,对司法机关也应做如此解释,在自首的认定上,如果将司法机关区分为本地司法机关和异地司法机关,则是割裂概念,有违法律的统一性。本案中,怎么查询邮政包裹信息?,虽然深圳公安机关未掌握张某故意伤害的罪行,但是在四川公安机关对此案进行立案侦查,并对张某进行网上通缉,即已经掌握其罪行的情况下,也应视为司法机关已经掌握了张某故意伤害的犯罪事实,因为四川公安机关和深圳公安机关都是司法机关,自首条款中规定的司法机关没有地域限制,所以不能认定张某成立自首。自首作为重要的法定量刑情节,要求司法机关在适用时应考虑到法律的普适性,尽量避免认定上的任意性,否则自首便成了酌定量刑情节,以我国目前的立法现状,对于自首的认定还是应当严格依据刑法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遵循罪行法定的刑法原则,不能进行主观上的任意推导。

  2、不认定张某自首并不违背我国刑法罪刑相适应的原则。虽然张某不能认定自首,但是其主动向深圳公安机关交代其故意伤害犯罪事实的行为,体现出其很好的认罪态度,这种行为与自首有着等价的价值与意义,法律应当给予这种行为合理的评价,在具体的实务操作过程中,可以将该行为在量刑时作为酌定从轻或减轻处罚情节予以考虑,这不仅符合我国宽严相济的刑事司法政策,而且使犯罪嫌疑人罚当其罪,既做到对犯罪嫌疑人不枉不纵,又体现出我国法律及政策对此行为的积极认可与评价。

  3、不认定自首有利于督促侦查机关切实履行职责。侦查机关负有查清犯罪事实的职责,在侦查案件时应穷尽一切侦查手段。本案中,张某犯罪后已经被四川公安机关网上通缉,在被深圳公安机关刑事拘留后,深圳公安机关如能加大侦讯力度,是能够查清张某的真实身份及全部犯罪事实的,也就不会出现异地特别自首的认定问题。在司法实践中,司法机关应当尽量避免因自己的工作疏漏给追诉犯罪造成不必要的影响。从本案来看,不认定自首有促进侦查机关依法办案、认真办案的意义。

  2010年4月1日,法院作出判决,认为张某被深圳市公安机关抓获后,主动如实交待了自己未被掌握的故意伤害的犯罪事实,应属自首,依法可予从轻处罚。笔者认为,在目前我国对异地特别自首的认定没有明确规定的情况下,法院做出认定自首的判决结果,本身是司法实务届做法不一,学术界看法不同的体现,所以对于法院的判决笔者表示理解。笔者建议,鉴于自首属于重要的法定量刑情节,相关部门应尽快出台或完善司法解释,使特别自首的适用在司法实践中能够统一起来,这既有利于我们司法实务界的办案工作,又有利于学术界统一认识,更重要的是促进我国量刑制度的完善与发展。